消毒塗層長期殺菌?街市門口、學校軟墊噴完仍多菌


【有線新聞】市面上有不少消毒抗菌塗層,標榜一噴可長期自動殺菌。《新聞刺針》到噴了塗層的地方取樣實測,發現有些地點仍然有菌。測試又顯示,這類產品普遍在接觸細菌後數小時才發揮功效。 巴士噴、桑拿浴室噴、局長噴、議員又噴。張宇人:「三個月有效、殺菌百分之九十多。」這些抗菌消毒塗層標榜噴一層,就會在物件表面形成保護膜。當細菌或病毒接觸到塗層,就會被殺死,保護效用聲稱長達90日到兩年不等。 食環署曾在九月初於駱克道街市嘖過,稱三個月內有效。我們在11月初,即係有效期內,與中大生命科學院副教授敖志祺一起去看過,在熟食中心門柄同電梯扶手收集樣本。敖志祺:「在灣仔街市熟食中心門口,有不同顏色的細菌,數量其實頗多,整隻碟都有。」扶手電梯就沒甚麼菌。

這間學校8月中分批噴了光觸媒,稱有效期一年。我們在校務處、課室、操場不同位置收集樣本,其中操場軟墊同校務處門柄是在拍攝前兩日才噴完。敖志祺:「比較震撼少少的是同學用的軟墊,整個培養碟上都佈滿細菌。老師房的門柄都見到有小量細菌生長。」課室的學生枱與老師凳就只有小量細菌。

我們亦去過的士、小巴、小輪、商場等多個噴了塗層的地方收集樣本,結果都沒甚麼菌,教授說有兩個可能:「可能因為表面剛有人處理過,或剛清潔完,亦都可能因為塗層真的發揮效用。」 假設這個門柄噴了塗層,有帶菌的人接觸過,下個人再碰會否有事?我們做多個實驗。 戶外實驗四個品牌的防菌塗層都有出家用裝,我們隱藏品牌交予實驗室測試,將玻璃、金屬、木板和塑膠表面分成兩半,一半按產品的使用說明噴了塗層, 另一半就沒有噴,作為對照。風乾24小時後,在素材表面塗上大腸桿菌。考慮到塗層可能需時產生殺菌作用,我們分別於兩小時和24小時各取樣一次。 先看兩小時結果,其中一個玻璃面的取樣,有塗層那邊幾乎沒有菌。敖志祺:「這是C產品噴了玻璃表面上,某程度上在兩個小時內真的達到產品所說的,將大部份細菌殺滅。」不過同一個品牌噴在金屬、木板和塑膠,兩小時後仍見到有細菌。 其餘三個品牌,無論在任何表面,噴了與無噴的樣本肉眼看不到分別。 24小時後又如何?大部份樣本噴了那邊,菌量都少了。不過,教授稱即使沒噴那邊,經過一日一夜,菌量都會自然減少。他還留意到:「產品A與B,雖然見到菌量減少,但仍見到有細菌生長,即證明了它未必真的做到99.9%的殺菌能力。」

教授亦提到,這類產品還有一個特性,如果細菌只是剛接觸到塗層,未必馬上死。敖志祺:「文獻有記載,就算最高濃度的塗層,可能都需要數以分鐘計算的時間,才可真正達到相對殺菌效力。一個市民接觸完,將細菌或者病毒依附在表面後,究竟下一個市民隔多久去接觸該處呢?如果兩分鐘後就已經接觸,其實可能有塗層產品和沒有分別不太大。」

測試的多款產品,負責生產或進口的公司回應指,現實環境與實驗室可能有差距,又指噴了塗層仍要每天清潔。 在實驗室測試中,玻璃表面兩小時成功殺菌的產品C是這個品牌。在木板、金屬、塑膠表面仍然有不少菌。睿致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方添明:「一般每間公司談論其技術功效,一定只可以做到實驗上的聲稱。其實在不同場景都或有應用差異,這是百分之百會發生,我們一定會承認。」 產品A在24小時測試中,菌量明顯少了,不過兩小時就分別不大。氣淨達行政總裁黃浩文:「我們要遏止細菌生長,即每一個時間去量度我們噴了的塗層,都會有細菌在,只是在那刻細菌達到哪一個濃度。」 產品B在實驗中表現一般,駱克道街市熟食中心門柄驗到有菌,亦是噴了這牌子。劼科生物科技(香港)有限公司共同創始人洪思聰:「測試而言有很多不同的測試基準,真正在實驗室出來的報告測試基準,跟真正使用時或有分別。」

產品D在24小時測試中表現不錯,但兩小時為何仍有那裡多菌?康力醫療中心產品顧問葉健文:「因為噴罐裝未必有工程噴灑力度和氣壓,有機會做測試時表層已經剝落。」中學體育堂軟墊是該公司工程人員噴,為何又驗到有菌?葉健文:「我們只是噴了一面,他就將另一塊疊了上去、再疊上去,永遠有一面有細菌,可能再疊上去,所以檢測時表現可能差少少。」 四隻產品都有實驗室報告,聲稱有效殺菌,為何仍會驗出有菌?學者就話多人接觸、勤力清潔、塗層可能脫落都不知。浸大生物系一級講師余英傑:「好多時測試都在實驗室內進行,全部環境都預設妥當,根本塗層都未有足夠時間去殺它(細菌),而你又已經取了樣,就會見到無效。」 噴了塗層就等於一了百了?洪思聰:「我們介定都很清楚,不能忘記每日恆常的清潔。」方添明:「不是代替酒精或者漂白水,我覺得是一個可以互補互利的技術。」敖志祺:「如果時間許可,我都會傾向自己抹多幾下。」


Source: i--cable News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Archive

© 2020 by LWCEC Technologies